2018年08月

季節蔥蘢,遠山含黛,幽深的庭院,那魚兒遊過假山池;藍天白雲,青山水綠,靜幽小城物語橫飛,山水裏蹦出歡樂的歌;清風縈繞,花語葉翠,花瓣輕盈在眉間,空氣中散發著縷縷清香;六月天空熱風浪舞,那朵朵雲彩飄過靜謐的山巒,山間樹梢上鳥兒在放歌,山泉水叮咚潺潺的流過石岩、樹叢,流過古韻茂密的森林,那些個江南物語招搖在山穀水榭,翠翠成行,在泉水的滋潤下,漸漸的豐盈了季節的蔥蘢,在夏的陽光下散發著迷人的清香,默默無語翠綠中,藤綠、翠竹、葉豐盈,撥開樹林,那青蟲纏綿在葉莖上,一群穿著花衣的鳥兒歡跳在綠色間,一陣夏風掠過,那一股山泉清澈,飛流直下三千尺,直落穀底,蕩起的水花打濕了青青的河邊草,流向了詩意遮掩的古韻荷塘,這便是我心意中的江南六月的物語,那一潭深處的一抹翠綠,那物語橫飛,荷塘豐盈,荷花正豔,葉潤珠簾,那一縷飛霧中的溫柔,韻著唐詩宋詞江南,清香中散發著季節的斑斕,

六月的鄉野塘水漣漪,荷葉滿塘,夏荷爭豔,青草河塘處處蛙,飄動的暖風裏韻著荷花香,

夏風湧動,碧水灣灣,水鴨、蒼鷺、水雞穿梭在舒展的荷葉間,青荷連天,鯉魚跳水,歡快的流水唱著夏的歌謠,放眼望去,一塘的荷花恣意,一縷荷香漫漫的溢出,從唐詩的船頭流進夏日的詩行,從荷塘流向無邊的鄉野,流向江南的遠方。荷香、花香、葉香、樹木的檀香飄散在六月的江南,朵朵夏花嫣然一片,色彩斑斕,在我的眼眸中鐫刻了一幅夏日江南五彩紛飛的物語,綠蔭中韻著季節的斑斕,六月的江南山美水美,江南的姑娘更美,花橋流水,曲徑通幽,流水漫過石孔橋,穿過古老的青石板,小巷翠綠鬱鬱蔥蔥,泥土裏韻著花草的芳香,萬物在陽光的沐浴下自然的生長,美豔了流年的江南。

六月的夏風飄著禪意,擁著飄香的物語,大山裏的泉水湧著詩意,彈著曲子跳躍在翹崖、山間、溝溪,輕輕的流過我身邊,我喜歡山中的物語,流泉飛樂,石梯長廊,綠色纏繞的山路,翠枝上歡唱的鳥兒跳躍,如一曲純情的天籟響徹在山野。歲月靜好,物語橫飛,山間滿溢著六月清香,於是我動情的走進大自然,聽風耳畔動吟,竹海綿延,流年輾轉,那一抹自然的綠早已經瘋染了大山,那日午後山林裏的古寺鍾聲敲響,清脆樂耳,虔誠禪意,回放在山野,祭拜人們緩緩的走著,一步一磕手,夏韻中流轉著禪意,生命中流淌著淺夏的幸福。

每到冬天,才覺得真實地觸摸到了歲月,冬天裏,有薄涼,有暖陽,也會有風會喚醒一些念想,此時,眼裏的世界是明亮的,如身邊相伴的人,溫暖的問候,這世間的懂得,只有內心知道,光陰中的默契,日久彌深。

你說,你的世界在飄雪,於是我穿過季節,迎著風,攜來百花香,來裝點你的樓閣,想象著你腳步匆匆,風雪夜歸,圍一爐紅火,與我秉燭詩話,這樣的日子,有香有暖,卻只是,倘佯在我的詩中。素白的光陰裏,我們都不是勇者,總是在奔赴在自己想要的生活,卻一直在放棄,宛如初見,忽爾盛開,又有多少遇見,能保留那份靜寂純白?

這世上總有一個人,溫柔了你的歲月,驚豔了你的時光。也許他只是陪你走過了一段路,也許他只是曾經給你溫暖。有些花朵,我們曾那么渴望它盛開,可它終還是過早凋零了,喜歡那句,愛得深,愛得早,都不如愛得剛剛好。

漫長的光陰,有多少人值得在花香裏想念;在煙火裏相守;在歲月裏相知?有些人只適合在心裏,有些人卻適合陪伴在身邊。

白落梅說,在這光怪陸離的人間,沒有誰可以將日子過得行雲流水,總是在無常的塵世裏,詞不達意,如若這一生,總會有這樣一個人,你為他煮一爐暖香,他把你紅袖牽遍,縱是風飄雨落,也情深若水,再多滄桑,亦是不負如來不負卿,那么,我希望這個人是你,於是我等,等你來與我,赴一場青梅煮酒的盛宴。

厚愛不必多言,只是溫暖的陪伴,愛沒有聲音,但你終將聽見,歲月只有經過打磨,人生才能沙粒成珠,愛情經過時光的打磨,方能契合生命,最美的愛情,是牽起一雙不離不棄的手,走向時光深處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